國家發改委能源所副所長王仲穎:建立完全競爭的電力市場 讓可再生能源風電、光電成為電力系統的脊梁         ★★★
國家發改委能源所副所長王仲穎:建立完全競爭的電力市場 讓可再生能源風電、光電成為電力系統的脊梁
[ 作者:轉載    轉貼自:電力頭條APP    點擊數:16284    更新時間:2017-10-13    文章錄入:信息專員 ]

減小字體 增大字體

    2017年9月15日,由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可再生能源發電并網專委會主辦的第一屆可再生能源并網技術與政策論壇在北京隆重召開,會議以“新能源與電網協調發展”為主題,圍繞戰略與規劃、政策與機制、并網和消納、儲能及應用等議題,探討可再生能源快速發展中的熱點問題與對策,促進我國可再生能源事業快速發展。本屆論壇邀請國家能源局等政府部門領導、能源電力領域院士和資深專家就再生能源發展戰略、規劃、政策、技術等問題發表主旨演講。北極星電力網全程直播本屆論壇。

國家發改委能源所副所長王仲穎

 以下為電力頭條APP為您帶來的致辭實錄:

 尊敬的各位專家、各位朋友,中午好。我給各位朋友匯報的這個題目是能源經濟環境協調發展,可再生能源推動能源革命路線圖。我從發展理念的角度來談一談可再生能源的發展。

 我一直在用這張圖,就是我們現在為什么要發展可再生能源,左下角185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首當其沖的就是說最顯眼的是英國大不列顛帝國,最早進入工業化,實現工業化國家大英帝國。當時主要是依靠煤碳來實現的。到2011年,世界第一位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經讓我們中國占領,為什么?改革開放以來實際上我們的經濟發展能夠到今天,也是因為煤碳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不僅對經濟的發展做出了貢獻,實際上對我們生態環境,也起到了一個非常巨大的作用。

 時間關系我就不再介紹了,煤電廠分布和PM2.5的分布,我就不再細說了。重點說的是制約經濟發展,主要矛盾與次要矛盾已經發生了轉換。從改革開放初期,改革開放38年到今年38年,改革開放初期,我們的一次能源消費總量非常低,記得應該是1990年才5.7億噸。到今天,已經是43.6億噸,到去年年底,43.6億噸。那么改革開放初期經濟的增長,當時一個主要矛盾,誰能把能源給供給,能夠保障能源的供給,那誰就是功臣,所以那個時候主要矛盾是經濟快速增長與能源供給不足的矛盾。所以今天習總書記提出了五大發展理念,生態優先,實際上這時候的這個矛盾已經轉化了,就是經濟發展制約經濟發展這個,就是已經由能源供給不足,轉化為高碳的能源結構,是我們現在一個主要矛盾,必須要解決的一個問題。

《巴黎協定》生效以后,我們是積極的主張服從也好,或者是我們要跟從也好,英文翻譯過來以后,因為巴黎協定并不是一個強制性的,但是我們要尊重這個《巴黎協定》,因為我們是積極倡導的這個《巴黎協定》。它意味著什么呢?《巴黎協定》生效以后,對我們國家來說,首先就要深度減排二氧化碳,這是一個。第二各國都有自主排放的清單,有一個目標,那時候所定的自主排放的目標已經滿足不了《巴黎協定》。對中國已經不是簡單的減少煤碳的消費,就像我們說能源革命替代煤碳,要把煤碳替掉了。要改變煤碳在中國的這個改革開放38年歷程當中,為經濟的發展做出巨大貢獻,還要長期的依賴煤碳為主的觀念我們要徹底轉變。

 最后一個要快速的進行能源轉型,也是說能源革命。再簡單的看一下,就是說國際市場能源趨勢,實際上杜院士的講話,全球的能源趨勢,低碳清潔可再生能源將來成為主導的能源。我們現在看國際上到底發達國家在做什么,他們是處于一種什么樣的矛盾期。我們在講經濟發展和能源的這種關系,我這里列舉了幾個國家的,OECD一個平均的GDP增長,OECD成員國平均的GDP增長一次能源消費關系。德國、丹麥、日本、英國,他們的關系,從上個世紀1986年到2015年,大家可以發現,一個發達國家他這么一個趨勢,GDP增長已經與能源的增長一次能源的增長,已經脫鉤了。

 所以我的個人觀點,未來能源市場,比如說我們在講能源安全,你要說我們現在的石油進口已經到今年年底66%左右,如果加上石腦油,其他的這些化工產品,可能要依賴程度達到70%。所以,國際市場的化石能源的價格,特別是石油價格,不會再像以前一樣。那么個人認為,化石能源市場應該比較穩定,石油能維持在每桶50美元。

 從另一個角度也證實了,發達國家也在開始走能源低碳綠色發展道路,也在逐步拋棄化石能源。

 再回到我們今天這個,首先,可再生能源怎么推動能源革命,有一個基本的約束條件,或者說邊界條件,那么就是實際上也是以“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作為一個指導,我有一個三線思維邏輯,經濟發展底線。經濟發展,我剛才說了,西方國家發達國家,OECD國家跟能源增長已經解套,但是我們國家不同。按現在的人均能源消費量來看,我們是第二大經濟體,到去年年底人均消費能量應該是3.2噸標準煤,世界平均水平是2.8噸標準煤。美國是多少呢?我們比不了,8噸。但是日本是可以說是這世界上他的這個技術,他的質量,就是說他的這個能源效率可以說是最高的一個國家,那么他的人均能源消費量是多少呢,5.1噸標準煤。那么換句話說如果我們真是要實現人均三萬美元以上,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按現有的能源結構,至少要再增加20到30億噸標準煤的這么一個能源量,才能支撐人均三萬美元,這么一個能源消費量。

 如果這個能源結構不變,甚至說我們做一個小的調整,而不是顛覆性的,結構的變化的話,那么能源活動引起的生態環境問題會進一步惡化。這里就有一個生態環境的,2050年的一個上線也就是說紅線,我們也要設定一個。我們要把到2050年各種因能源活動引起的污染物的排放水平要降到1980年的期間水平。我們也有我們自己的方法學。我們有三個模型,通過這三個模型,在這種條件下,怎么才能解決能源經濟環境協調發展問題。唯一一條路,目前我可以做技術經濟分析,我有可靠參數。我所有能夠考慮的就是現在技術經濟可行的這種參數,還有資源的限制,就是我到底能做多少,那么目前唯一能夠看得清楚一條路,就是綠色低碳電力。

 其他的關于并網的一些問題,一個是可再生能源到2050年一定要達到60%以上,在一次能源的比重。電力是為主的,電力替代里面,可再生能源達到86%。風電和太陽能將成為未來電力供應的主力,其他我不再說了。根據這個結論,針對目前的棄風棄光,這個到底是電網的問題,到底是技術問題,還是體制的問題,壁壘是目前棄風棄光最大的一個障礙。案例一,煤電是相對過剩,我們的目的是減煤,少用煤,多發展風、光、電,措施是什么,實際上就是激活電力市場。那么這個例子舉的西北棄風棄光五省,西北五省的例子,你要甘肅省自己去平衡這個電量永遠他就是棄風棄光的,不可能的。

 再一個案例京津冀+內蒙,內蒙去平衡也是一樣的,但是京津冀+內蒙,比如說2020年前如果把火電的利用小時數從現在4000多壓到3000多,風電裝機數可以增加到2億千瓦。2030年如果這個火電運行小時數,就是煤電壓到2200小時,跟臨近的中部地區河南,就是說河南是一個煤電裝機大省,差不多6000萬。如果能壓到3000多小時,這個區域風電裝機可以增加到3.2億千瓦,我們做了一個仿真分析,這是一個。

  對未來我們也做了友好型電網,你的電網生產出來之后,布局出來,風電和光電得送出去,你得送出去。那么我們對這個電網的一個構想也輸入到模型里面,2020年是怎么樣的,2030年怎么樣的,2050年。我最后想說的就是什么是友好型電網。適應友好,經濟友好,綠色友好,還有三句話,一是要建立完全競爭的電力市場,第二要打破各種利益壁壘,煤電運行到2000小時以內,那激活電力市場給煤電調峰價格,美國調峰電價可以是5到10倍,不可能運行1500小時。建立完全競爭的電力市場,打破各種利益壁壘,實現省內、區域內乃至全國的平衡,只有這樣才能讓可再生能源風電、光電成為電力系統的脊梁,謝謝大家。

原標題:國家發改委能源所副所長王仲穎:建立完全競爭的電力市場 讓可再生能源風電、光電成為電力系統的脊梁

 上一篇文章: 沒有了
 下一篇文章: 國家電網公司國調中心副總工裴哲義:風電光矛盾突出 新能源跨區交易探索與實踐
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天氣預報


版權所有 @ 2017-2020 新疆風能有限責任公司 新ICP備11001989號   
公司地址:新疆烏魯木齊北京南路358號大成國際21層
郵箱:info@xjwind.com  郵政編碼:830000電話:0991—5888900 傳真:0991—5888922
網站服務電話:0991-5888900-6011  服務QQ:有事聯系Q我!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524號

 

JBO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